我要向董事长汇报,我已经辞职,
 熊帝马上给周朝华打了一个电话
给依依脱光了衣服抚摸孩子柔软的
翻译语种
News

《 此以为雪杉的《我们的农场》创作谈?可否?》

时间:2017-06-16 11:55
 
    写小说真就可以天马行空,把各种社会现象通过各种不同的人物说出来,说出作者平日不能说的话,那才叫痛快,大汗淋
 
漓淋漓至尽云雨方休的感觉全都有了,真正佛洛依德的意淫感觉,不伤害别人也不会伤害自己,得到的全部是快乐,真好。
 
    孩子不是好孩子,让我担忧的孩子终究是我的孩子。我爱孩子,自己的,还可以包括别人的孩子,又何况是我自己的孩子
 
 
   《红楼梦》里有一句名言“假语村言,真事隐去”;又如曹雪芹大师自己所说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著者痴,
 
谁解其中味?”对照曹雪芹大师的说法,雪杉写小说也要有一个说法,虽然雪杉不是老师,也不是先生,更不是大师,只能“
 
说说”而已。雪杉怎么说?雪杉说:“写作之前如一个女人临盆一般躁动不安;写作完成之后,有如婴儿落地如卸重任一般的
 
轻松与喜悦。”雪杉马上接着又说:“文字写作的时候,我可能还要想到,我要让人笑?让人快乐?让人高兴?让人思考?让
 
人回味?你总要给别人一点感觉吧,让人有一种喜欢的美感才好。”这是雪杉写作之前的“假语村言,真事隐去”。
 
    把自己的小说比作孩子,这个创意不知道是不是雪杉的,反正雪杉感觉这种比喻很好,很合适雪杉自己的心情。“孩子是
 
自己的好,老婆是别人的好”这句话怎么说,应该都对了百分之五十吧?就是昧着良心说,雪杉的孩子不好,是因为不健康,
 
也是事实吧,可雪杉还是爱自己的孩子。
 
    写小说,是学习的过程,是快乐的过程,是享受的过程。更是喜欢自然和大家热闹的一个过程。
 
 
 
上一篇:境的描写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体(文学体裁) 下一篇:给依依脱光了衣服抚摸孩子柔软的肤肌